•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914/0
    2019-08-18
  • yabo亚博体育苹果天,灰蒙蒙的。下着蒙蒙的细雨。雨丝打着脸上冰凉冰凉的。就似一块冰搁在脖子里。风,吹得雨丝斜斜的,却很猛力的砸落到到能砸到的万物上;那些树木枝头,随着风摇摆着。不停地从枝头垂落下的雨水,好似一位伤子的老人在哭泣。望着被蒙蒙雨笼罩的草木花朵;看着那千万条细线坠…[浏览全文]

  • 1057/0
    2019-08-18
  • 月洒长街,星照孤人。那个人拎着坛酒落寞的出现在长长的街上。孤独写满了他一脸,仿佛天地间他只在乎手里的那坛老酒。亲情、友情、爱情,所有的感情在此刻都已不存在,而唯一在乎的就是那坛酒。酒是个好东西,令诗人作诗、剑客舞剑、美人起舞、浪子狂饮。我们的主人公灌完了那…[浏览全文]

  • 989/0
    2019-08-17
  • 竹鼠序不干坏事不认账,大限将至多彷徨。天下多少冤枉事,多年之后才伸张。“竹鼠啊竹鼠!”倔强病痛的时候总是这样呻吟,这让村民们有的假笑,有的唉声叹气也就不足为奇了。最难受的是倔强的哥哥,倔仁。倔仁今年三十岁,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倔仁六年前和弟弟分家,他养母,…[浏览全文]

  • 3223/0
    2019-08-16
  • 第十四章中秋晚宴檬悦时常在午后的阳光里发呆,拉上窗帘,室内顿时暗了下来。她与枫木住在一座矮山上,屋前种了两棵桂花树,这个时节,桂花十里飘香。不知不觉,暮格已经离开三个月了。山脚下有一口池塘,养了鱼,也种了莲藕,夏天能够看到洁白的莲花,而冬天能吃到鲜嫩的莲藕…[浏览全文]

  • 3140/0
    2019-08-16
  • 第十三章离别第一次见梦涵,那年檬悦刚刚升到高二。那年的夏天异常炎热,大地几乎一触即燃。那年暑假檬悦接到暮格的电话,她上学的地方离阑冈有几百公里。为了见暮格,她挑了一件蓝色背带牛仔裙,白色布鞋,戴一顶白色的缀花帽子。静静地站在清晨的阳光里等去阑冈的火车,那是…[浏览全文]

  • 11515/0
    2019-08-14
  • 第十二章野营暮格的病逐渐好转,看靖荷的眼神变得柔和,只是在她面前变得唯唯诺诺。时间能够消靡仇恨,亦能抚平内心的伤痕,只是疤痕犹在。在漫长的遗忘过程中,它时刻在提醒你铭记,以至于你看着它便隐隐作痛。那个秋日的午后,后院的桂花树开满金黄色的桂花,秋风过,带来扑…[浏览全文]

  • 11373/0
    2019-08-14
  • 第二卷:人海茫茫,每个人都带着各自的磁场与另一个生命相逢或离别,冥冥之中的缘分若隐若现,诠释着命运的无常。犹如一株兰草,枯萎后融入泥土,分解成微量元素,在微生物圈中游离,相遇又分开。第十一章秘密暮格坐在黑暗里,轻轻地摇动手中的高脚杯,那段记忆深处的童年时光…[浏览全文]

  • 13534/0
    2019-08-13
  • 第一章“睡了吗?”往常的敲门声带着门口站立着的丝丝不安的母亲。看着门缝瞬间逝去亮色,矗立着的母亲移动双脚离开,独自进入次卧,那是一间带着书房的房间,房间里安置了一件书柜书桌一体的时尚家具,书桌上放了一件下半身逐渐蓝色加深的玻璃瓶,里面插了10只跳舞兰。床头…[浏览全文]

  • 18360/0
    2019-08-10
  • 第十章告白勇气拆开龟苓膏的包装,将椰果和蜂蜜倒了进去,一勺勺的清凉。这个炎热的夏天,知了在葱翠的树林间鸣叫,不休不止。炎热的午后,夏风透过卫生间未关上的窗灌了进来,热浪扑面而来。打开音响,在碟架上找了一张音乐碟,《蓝色土耳其》,整碟循环。年少时的盛夏,一个…[浏览全文]

  • 18980/0
    2019-08-10
  • 第九章“偷”车贼三伏天气,整个阑冈都在烈日下炙烤。撑着遮阳伞站在树底下,那里有个老奶奶卖龟苓膏。花了十块钱买了一盒,一盒里有三碗,椰果蜂蜜口味。一个人的生活,单调、孤单、无趣、死气沉沉……而欣阳却搂着我的脖子说:“一个人多自由,快乐、勇敢、独立、丰富多彩……[浏览全文]

  • 18927/0
    2019-08-10
  • 第一章一日三劫难投胎报恩情孟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佛乱其所为。话说战国末年,公元前231年,楚地淮阴县韩家庄上,有一对年老夫妇,只知其姓,不知其名,终年以打柴为生。男的称:韩樵,女的称:樵妻。他们日子过得十…[浏览全文]

  • 18648/0
    2019-08-09
  • 第八章悲伤的故事一个人站在天桥上,思绪回到初到阑冈那一年,信纸被撕裂,暮格转身出去了。我蹲下来一边流眼泪一边将信纸的碎片捡了起来,进卫生间,将碎片燃为灰烬。不久,暮格回来了。他抱着一本精美的空白信纸进来了,轻轻地拍着我的头说:“别哭了!赔你的,想怎么写就怎…[浏览全文]

  • 19227/0
    2019-08-09
  • 第七章离婚清晨,天空是一如既往地蓝。驱车去了市中心,早茶铺刚开张。一夜未眠,靠着椅背睡了过去。店内静悄悄的,偶尔能听到窗外火车鸣笛声。我时常会来这里喝早茶,有时候能看到火车在头顶上缓缓驶过,一节一节的绿皮车厢,在眼前消失。我是被冷醒的,室内空调开得很低,而…[浏览全文]

  • 30273/1
    2019-08-07
  • 第六章默默地告别按拨号键之前,我深呼吸,闭上了眼睛,我真的没有勇气联系暮格。因为在乎,所以害怕面对。春天过去了,没联络,我们俨然成了陌生人。“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我们即将为你接通语音信箱,请在‘嘀’声之后开始录音。”不带任何感情的服务台,温和的语音像…[浏览全文]

  • 30380/0
    2019-08-07
  • 第五章熟悉的味道记忆里的临垌,总是在炎热的夏季中忽攸而过。年少时站在院子里听夏日里第一声蝉鸣,黄昏时厚重的云层,沉甸甸的心如负重石。临垌的路边种满了榕树,根须在晚风中轻轻飘动,淡淡的树荫投射在路面,带来一丝丝舒心的凉意。树下放着一把竹制摇椅,老爷爷摇着蒲扇…[浏览全文]

  • 32093/0
    2019-08-06
  • 第四章快递不知不觉阑冈的春天在湿厚的雨水中悄然而过,清明节前后,炎热的夏季悄悄来临。撑着遮阳伞走过石拱桥,走进商贸大厦,时常光顾那家叫“思语”的面包店。孩提时代,第一次吃面包,至今都记得那酸甜的黄油果酱包裹着柔软的面包,撒上一层肉松,颜值在线,味道在线。坐…[浏览全文]

  • 32843/0
    2019-08-06
  • 第三章难眠之夜阑冈的春天多半是下雨的,从毛毛细雨到瓢泼大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春睡昏重,常常一觉醒来便是中午了,拉开窗帘,隐隐约约能够听到远处高楼上的钟声。昆仑忽攸一声跳上窗台,蹲坐在窗帘边,眯着眼睛打瞌睡。我轻轻地揉着昆仑柔软的脊背,望着窗外发呆。十点已…[浏览全文]

  • 36297/0
    2019-08-04
  • 第二章惊鸿一瞥立春那天,大地回春,阑冈的天气突然变得暖和,温暖的阳光照在落光树叶的石榴树上。站在窗口的我,静静地眯着眼睛,耳边是悦耳的鸟鸣。安静了整整一天,一个人变得沉默,即便是说话,回应的也只是这一屋子的寂寥。时常在黑暗中静坐,时光如流水,流过白天,流过…[浏览全文]

  • 35584/0
    2019-08-04
  • 第一卷:时常会有恍如隔世的错觉,仿佛昨日红色的枫叶还在风中摇曳,转眼便到了寒风凛冽的冬天。一颗灰蒙蒙的心,带着些许凉意,像极了回忆里那一条条蜿蜒的山路,密密麻麻的刺痛感,像泥潭般,一点一点吞噬人的理智。于是,我学会了苦笑。微微的眩晕,灵魂出窍般的虚脱感。第…[浏览全文]

  • 38288/0
    2019-08-03
  • 这是一部小说,而不是纪实文学、人物传记或回忆录,小说中的历史背景是真实的,但人物和故事,都是作者根据自己的生活体验和审美情趣而虚构的。有相似或相同者,请勿对号入座。杜鹃花开第三章淮海是在军营里出生的,那时,他的父母还在部队当兵。后来,父母虽然转业,但还常常…[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