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21840/0
    2019-06-26
  • 女友回了一句,就找西瓜辞职去了,本来打算跟女友一起去找西瓜辞职的,但是回头一想,这次本就是女友去向西瓜说情让我回去上班的,这万一我们一起去结果我辞到了,女友没有辞到怎么办,所以我让女友找去辞,看看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半小时后,女友很高兴的过来跟我说,西瓜批准…[浏览全文]

  • 121257/0
    2019-06-25
  • 我按照女友叮嘱的那样买了一瓶可乐还有一些橘子,吃过饭。就静静地坐在火车站的广场上等着时间一分一秒地度过,广场很热闹,来来往往的什么人都有,有钱的没有几个,要钱的却是特别的多,来了一个又一个,我就给了一块又一块。可是再这样下去绝对不行,于是我起身找到一个很少…[浏览全文]

  • 120442/0
    2019-06-24
  • 服务员听后,便去端了一盘牛肉过来,还有红烧鱼。然后静静地站在我们的桌子旁边,好像是在等着老板发话。“还有我们的毛肚,回祸肉呢?快去端上来啊,还站在这里干嘛?”我哥的兄弟终于有些火了,大声向着服务员吼道。“好了,好了,我们这里都吃好了,这回锅肉,还有这……我…[浏览全文]

  • 121460/0
    2019-06-23
  • “这怎么能住人啊,不行,你要实在找不到旅馆,那好,你跟着我们走,我这就找去,我保证不出半个小时马上就可以找到,我在这里好歹也呆了两三年了,哪条街那条巷我都清清楚楚,我就不相信找不到旅馆住。”老板听我嫂子的大哥这么一说,心就有点虚了,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改口说…[浏览全文]

  • 119830/0
    2019-06-22
  • 我们刚回到厂里,家里的电话就打了过来。看到是家里的电话,我立刻就挂断,然后忐忑不安地回拨了电话。一般家里都很少来电话的,除非是母亲或者父亲身体不好。电话还是我娘接的,刚接通的第一句话我就焦急地问:“娘,家里出什么事了?”“家里能有什么事,你放心我跟你爹身体…[浏览全文]

  • 121337/0
    2019-06-21
  • “啊!”他有些惊讶。“那你现在就坐在我这里,哪也不要去了啊!”“放心了,我哪也不去。”就这样我们一直坐到了天亮,出录像室的时候,我故意到处看了一下,却没有发现那个人的影子,大概他是早走了吧,我这才放心下来。“说完了吗?”女友问。“噢,完了。”“哦,怎么感觉…[浏览全文]

  • 119904/0
    2019-06-20
  • 那晚,我高兴的给那些个死党们挨个儿打去了电话,有的是他们的高兴,高兴之余还不忘逗我一句:“什么时候我们的黑乌鸦跑到非洲去做白马王子了,还找了个漂亮的媳妇,有没有照片,都给我们哥们儿几个瞧瞧。”“切,不去非洲我到大陆就不能找一个美女了吗?看你们一个个都希望我…[浏览全文]

  • 120006/0
    2019-06-19
  • 我说“嗯,没事,我知道怎么做。”然后他下去了,过了一会,西瓜果然带了一女孩子上来,我估计就是她了,看样子也不过十五六岁,却是很漂亮。给人一种很亲密的感觉。西瓜把她带到我的对面,也不是完全的面对面的那种,就她稍微坐的有点偏差我的视线,不过她学东西倒是很快的,…[浏览全文]

  • 121710/0
    2019-06-18
  • 听到我娘被骗钱的事,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我说:“娘,到底怎么回事?”“唉!也是该被骗钱的。不是你爹这几天腰杆痛吗?上街看了好多回,针也打了好多次都不见效果,昨天我到街上赶集,看到有个摆地摊的医生,说是专治腰杆痛的,他旁边还有好多人都说他的医术高明,都在那…[浏览全文]

  • 119825/0
    2019-06-17
  • 于是没法,我只得坐上了车。“那你三个人一起拉的时候价钱会不会高一点啊?”坐上车骑出去没多久我就这样问。“还不是跟拉一个人一样的价,这里拉客人家讲的是多少钱跑一趟,是不讲拉几个人,带多少东西的。”“那你也拉啊,你这个又不是电动的,是脚踩的咦。”“那也没有办法…[浏览全文]

  • 121998/0
    2019-06-16
  • 回到宿舍没多久,她的电话又打了过来,我也不知道她是在哪弄来的我的电话号码,她问我在干嘛,我说在洗衣服,然后她非要说来帮我洗,问我住几楼几号宿舍,我赶快挂了电话。我不知道她当时会是怎样的心理,会有多么地伤心。我只知道,从我第二天去食堂吃饭的时候起就再也没有见…[浏览全文]

  • 121471/0
    2019-06-15
  • 可是,真的是我迷信了吗?——谁能告诉我我们家这二十多年以来所发生的一切变故与算命先生先前的预知完全是一种巧合?真有那么多的巧合吗?不,我不相信。现在,我脑子里一片混乱,我要静一静,静一静。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娘已经站在了我的身旁。“想什么呢?建豪。”“没——…[浏览全文]

  • 121692/0
    2019-06-14
  • 我吃了一惊,难道真是我挂错了,我记得我们家族开清明会那年我跟一个也是我们一个姓的哥去锅底当那里挂过一次,还以为那就是挂的是我幺奶,其实在这之前我一直都没有跟我爹来过我幺奶的坟前,只是听他说起过我幺奶就埋在锅底当那里。我说:“爹,幺奶是不是锅底当猪哥家田下面…[浏览全文]

  • 122355/0
    2019-06-13
  • 然而,当我回到学校,想到在家的爹娘,想到我死去的二姐、哥,还有我老祖辈们传下来的那一大家的子弟,我又无心学习,我不知道我学习又还有什么用,我只能花钱却不能挣钱,可是心里有个声音一直都在召唤着我一定要坚持下去,认真地去读好书,高三的那段时间,我基本每天都有差…[浏览全文]

  • 121884/0
    2019-06-12
  • 后来才知道,其实何老师为人很不错,特别是对于他的学生,他有一次让我特别的感动,就是那次交班费,当我把总共五元钱的纸币两毛,一毛的数给他的时候,他只轻轻地跟我说了句:“你要不就不用交了吧!”就那么一句话让我特别温馨,当然还有一次是他把我叫到办公室去针对我的摸…[浏览全文]

  • 120060/0
    2019-06-11
  • “这个没问题。”说完我爹就从包里拿出一大叠钱来数了三千块给我大哥,之后又把剩余的钱放回到口袋里,然后又继续着他还没说完的话题。“那里的房子可真是修得漂亮,大都是三四十层楼高的,乌罗这些房子算什么哦,还不如人家一个厕所呢!”看着我爹老是没有把话放到重点,我娘…[浏览全文]

  • 121472/0
    2019-06-10
  • “这个依我看就在外火化掉算了,他是在外面死的,就理应该把他安葬在外面,带回来也进不了堂屋的。”人群里有人这样说。“我就说你们最近有没有做个什么不好的梦没有啊,你看像他这样子在外面出事了,要有做个什么不好的梦就早请先生来问一下或许就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了。”这是…[浏览全文]

  • 119766/0
    2019-06-09
  • “呵呵!”我也只是干笑一下。我哥他们完婚之后的第二天就来我们家了,我嫂子真的长得很高大,比我哥还高那么一点呢!他们过来也就是在我们家住了一个晚上就回去了,说是要一起外出打工,要好几年才回来,这次过来就是专门带我嫂子来认认亲而已,然后他们回去的第二天就动身去…[浏览全文]

  • 120288/0
    2019-06-08
  • 后来,我开始注重起穿着来,我承认,我不是那种好吃好穿的人,一直以来,我穿的都是我哥穿的不能再穿的衣服,但是没有办法,当王吉一次次地用那种鄙夷的眼光看着我的衣服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向我娘抱怨起来,我说娘:“我想要买一件新衣服穿。”我娘当时听到这话很是诧异,因…[浏览全文]

  • 119462/0
    2019-06-07
  • 报名那天我一个人忧心忡忡地来到学校,很意外的是,我们班主任换成了杨光翼老师。我当时都还以为是我们周老师被调走了呢,后来才知道是我们校长杨光翼把他降职去教三年纪了,因为我们班上次期末考试的语文成绩没有一个人考结格,这倒是我没有想到的结果,按常理来说这应该是不…[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